蘭京座談會

[1][2][3][4][5][6]

袖:謝謝,我們給蘭京熱烈的掌聲,謝謝她給我們九十分鐘這麼精采的回答內容。我覺得學習到很多。
我在這裡想要請編輯做一個結論,因為常常在她做蘭京的書的時候,她每做一本就會跑來跟我說,她又有什麼樣的感想,她可以了解為什麼蘭京(寫作磨這麼久)都磨不出來。我想聽聽她今天跟著大家聽蘭京講了這麼多之後,她有什麼想法?

編:就像我一開始講的,要做蘭京的作品,你真的要對她有滿滿的愛。
我覺得我很幸運的一點是,因為我先是蘭京的讀者,然後才是她的編輯,雖然每做一本她的書,我都覺得我對她的愛快要消磨殆盡了,但是呢,當完稿、成書的那一瞬間,當我再把作品從頭到尾看一遍,看到裡面──嗯,就以我自己來講好了,在蘭京近期的作品,我看到最多的是關於人性這個部分,我覺得蘭京是刻意在呈現所謂的掙扎、矛盾,就像她自己講的,她不喜歡這個角色,她不喜歡這個男主角,不喜歡這個女主角;同樣在編輯的過程中,我也會跟蘭京抱怨,你怎麼寫了這麼一個討厭鬼,我好想把他巴下去,這樣讀者怎麼看得下去……
可是我覺得,蘭京曾經說過一句話,說得很好。她說:人家說蘭京特別,其實不是蘭京特別,是蘭京的讀者特別。因為蘭京作品的不討喜,是連她自己都知道的,甚至她是刻意的──刻意的不討喜只是為了呈現那種真實的層面。所以我覺得,今天這場座談會對我來說,也是解答了某些長期以來一直存在我心中,但是我一直沒有機會逼迫她解釋清楚的問題。〔笑〕

蘭:我要爆料。〔興奮〕
小編這次《華麗聖賢》做得非常辛苦,她真的是一張一張地作稿──就是我寫完一張就丟給她,她馬上弄,因為後面已經逼到沒有辦法,已經超過時限了。結果稿子寫完了以後,我非常輕鬆,她卻病倒了,我心裡非常的感動──我贏了!沒有啦(嘿嘿嘿),我要非常謝謝我的編輯,因為蘭京不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作者,我會有非常強勢的主觀意識──東西就是要弄最好的啊!你不能趕時間啊!時間算得了什麼?

編:她會帶著八章的稿子來,然後當我興高采烈的開始作業到第三天,她告訴我:四到八章全部要作廢,我要重來一遍!
袖:這是真的,而且不只一次。〔怨〕
蘭:我們結束吧,大家該吃飯了!(草草打斷)
袖:所以蘭京除了感謝編輯之外,她要非常感謝讀者,因為她的堅持,你們也能夠包容。
座談會後的蘭京補述:蘭京的手寫稿經過小編打字、校對、排版等流程後,最後蘭京還會親自從頭到尾再校一遍。(超難伺候的作者……)但這次,時限緊迫到小編不是要跳腳,而是要跳樓了。所以苦口婆心地哀勸蘭京這次別再慢慢做總校,小編會很努力地在前面把每個字都校好。可是問題就出在,萬一蘭京原稿上就寫錯字了呢?就算小編照原稿打好了字、校好了字,那個字還是錯的啊啊啊!!P.159頁第六行應該是「套裝」,我寫成了「褲裝」,現在怎麼收拾?!有錯字、有錯字!錯字錯字錯字錯字錯字錯字!啊啊啊啊啊啊~~~~~~!(蘭京抓狂中)

小編仍在含淚委屈、對蘭京懷以滿滿的愛……

[1][2][3][4][5][6]